時事

學生對「德國人不知道集中營」提出質疑…於是他做了實驗,卻得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結果....太可怕了!

2017-3-20
瀏覽人數:2
 
 
聽到二戰時期德國納粹的歷史時,許多人可能都會有個疑問「為什麼德國人愿意接受這種如此偏激的思想?」。然而美國加州某所高中的一位老師就曾做過一個實驗,他只用了5天時間,就把學生變成沒有獨立思考、絕對服從的納粹黨員。
 
 
1967年4月,一位剛任教沒多久的歷史老師瓊斯(Ron Jones),在課堂上講述到希特勒創立的「第三帝國」時,一名學生對當時德國人聲稱「毫不知情屠殺猶太人之事,甚至不知道集中營的慘劇」這歷史事件提出質疑。
 
 
這讓瓊斯決定做一個實驗,他要在教室里塑造一個微型納粹,重現法西斯主義,讓學生親自體驗當時的德國社會氛圍。
 

第一天:紀律產生力量(Strength Through Discipline)
實驗第一天,瓊斯提出了一個口號:紀律產生力量 。他先向學生說明,這堂課的成績以學生參與程度為主,而學生的成績則關系到他們申請大學的結果。并開始對學生下達一些指令-上課坐姿要端正,雙手放背後,下課鐘響最後一聲前必須專注地坐在位子上。

 
 
學生在課堂上必須踴躍發言,回答得好會獲得獎勵,如果無精打采則會被嚴厲批判。學生發言前必須先起立站到桌子旁,且要說先「瓊斯老師」才被允許說話。經過這一連串的指令後,瓊斯發現學生參與的程度由少數同學所獨占的情形進步到全班參與。
第二天: 團體產生力量(Strength Through Community)
原本,瓊斯只打算進行一天的實驗,但隔天他一進教室竟發現學生們非常的安靜,且坐姿都非常筆直端正 。於是,他在黑板上寫了第二天的口號:團體產生力量。這次他把重點擺在團體及歸屬感,他要求全班一齊喊出口號,有時大家像合唱團齊喊,或嚐試以不同程度的音量喊出。不論如何,所有人都要一起做,學生開始互相看著彼此,并感受到歸屬感的力量,而瓊斯則成為他們的領袖。
 
 
下課前,瓊斯做了一個動作:手臂向前伸,手掌先朝上再朝下,畫出一個如同波浪的曲線。瓊斯將這手勢稱為「第三波」(The Third Wave),代表最強的一波,在何時何地只要有人做出這手勢,就表明自己是這場「浪潮」的一份子。接下來,學生藉由相同手勢而彼此認同,在校園各處都可看到學生用這種手勢打招呼,還有許多其他班級的學生要求加入瓊斯的班級里。
第三天:行動產生力量(Strength Through Action)
接著,瓊斯決定發行會員卡給每個想要繼續餐與實驗的學生。他向每個人發了一張卡片,其中有3張卡片打了紅色的叉做為記號,而拿到這3張卡的學生必須告發不遵守這場「浪潮」的人;他指派每個學生一個任務,該任務必須在當天完成。這一天的主題是「行動產生力量」,每個人都需要改變。
 
 
瓊斯要學生去啟發新成員,新加入的成員必須由原會員推薦,由瓊斯發給會員卡。而新會員在收到會員卡後,必須展現其對規則的認知,并宣示服從規則。學生們對此充滿好奇,在當天結束前,學校已布滿「第三波」旗幟,瓊斯原班的學生還帶來兩百個其他班的學生宣誓加入。

 

第四天
到了實驗第四天,開始有學生翹課,只為了加入「浪潮」行列,課堂人數也從30人增加至80人。瓊斯把實驗往前推進,他要看看自己所塑造的「運動」能達到什麼境界。他對學生表示,第三波的活動不僅是教室里的活動,還是全國性的活動,目的是要找到愿意為政治的改變戰斗的學生。它是真實的,全國很多老師也在徵尋并訓練年輕人,而這些年輕人能夠經由紀律、團體、行動來讓國家更好。瓊斯告訴學生,他們是精心挑選的一群。

 
 
 
他接著宣布,明天中午12點將有一場集會舉行,這個集會只有「浪潮」的成員可以參加。那天一位總統候選人將宣告第「第三波」青年計畫的成立,全國有超過一千個年輕人的團體將站出來,展示他們對本活動的支持,媒體也將前來紀錄此事件。瓊斯問學生是否能有好的表現,學生高喊可以,興奮的情緒在教室高脹,他們還問是否可以穿白襯衫及帶朋友來參加等問題。而對活動報持懷疑態度的幾個學生,則被帶到圖書館待到星期五。
第五天
學生依照瓊斯的指示於中午十一點五十分來到禮堂正襟危坐,十二點整, 瓊斯把門關上,每個門都有學生警衛看守。瓊斯找來朋友充當記者及攝影師。瓊斯發表簡短致詞後,學生們皆整齊做出「第三波」問候。瓊斯接著把燈關上,打開電視,電視沒有出現影像,眾人由期待轉為焦慮。盡管如此,服從紀律的學生依然等待著。
 
 
直到學生學生們站起來大喊:「沒有所謂的領導人,對吧?」這句話劃破了禮堂的肅靜,學生像是突然蘇醒般議論紛紛。此時,瓊斯也終於緩緩道出了殘酷的真相:「沒錯,但我們差點變成優秀的納粹。」
 
 
接著瓊斯開始播放第三帝國迫害猶太人的紀錄片,影片讓學生憶起幾天前的自己,瓊斯看到的是一張張錯愕的臉孔。這些學生當中,許多人曾參加過反暴力與種族歧視運動,他們對自己就這樣輕易放棄自由感到訝異。瓊斯告訴學生:每個人都要負責,沒有人可以宣稱自己在某個程度上來說并沒有參與。但到了第二天,沒有一個人愿意提及這場實驗,就像當時的德國人民一樣,不敢相信也不愿承認自己是納粹的幫兇。
 
 
瓊斯在一次訪談中曾表示,人類總是感到孤獨與缺乏溫暖,需要的是集體的關心,這也是促成這場實驗成功的原因。他說:「不管在任何時空中,人們都在尋找歸屬感。即使把實驗放到今天,也會得到一樣的結果。」
 
 
這個實驗也被改寫成小說,并在2008年拍成電影《惡魔教室》(德語:Die Welle)。雖然事件沒有如電影劇情般鬧出人命,但實驗中扭曲人性的行為,還是讓人覺得毛骨悚然。
 

沒想到人的思想竟然這麼容易就被操控…真的是好可怕啊!

 
轉至:論壇

網友留言